西宫好美新新影院

2.0

主演:陈圆媛 王高明 孔奇力 黄一飞 黄一山 徐小琴 沈凯 袁晓颖 

导演:鲍天骄 

西宫好美新新影院 高速云播放

西宫好美新新影院 高速云M3U8

西宫好美新新影院 剧情介绍

一个家财万贯的富家子,不可一世,鹤立鸡群,内心却有旁人不可洞悉的忧伤。家中有一位冷漠的女强人母亲,面表坚韧刚毅,内心忧郁。母子之间一个不为人知的心结,导致母子之间的关系岌岌可危。一次偶然的意外,男主人 详情

如果回到过去,那能改变历史吗?

对于你的那个假设状态,所有的地球人都没有经验,所以也无法告诉你能不能...



哪位大神 有月下桑的重返侏罗纪番外回娘家?发给我吧!急求

想到睡觉前,会将自己小心翼翼圈在前爪里的简,胡不归笑了。 天,亮了。 站起身,胡不归伸了个懒腰向洞外走去,乔安医生的车果然停在外面,登上对方的车子,胡不归头也不回的离开为了不露出破绽,胡不归戴上了医生给他的墨镜,旅途很平静,周围完全没有龙发觉胡不归的不对劲,可是那个墨镜一直没有摘下。 胡不归戴着它重新站在地球的土地,叫了计程车,回家,熟悉的环境,熟悉的空气,熟悉的语言。 躺在床上的胡不归终于移开了黑色的镜片,镜片下,一双通红的眼。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今后自己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忘掉。 第十章:答应我别再分散 乔安医生站在送客大厅很久,这才离去。 他知道年轻同乡的心强烈的动摇,可是他却不愿说出阻挡的话,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留下,不如不留。 他上班迟到了半小时,在乔安医生漫长的从医生涯中,迟到是很稀罕的事情,周围的护士纷纷打趣。 看吧,这些原型极其可怕的家伙其实很幽默的,和人类没有区别,不,有区别,他们比地球人纯净。 乔安医生很快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是真的想把那个年轻人忘在脑后的,可是有龙不让,午后短暂的休息时间,他的办公室闯进了一位意外的来客。 「快点!快点!你快把我的肚子剖开!」 撞倒了三座墙,墙粉中写然屹立在他面前的身影,赫然是简。 「啊?」料想中,简发现胡不归不见,第一个应该去的至少是**局吧?怎么会是医院呢?被他发现了? 老成如乔安医生,想到这件事的后果,也忍不住向后缩了缩。 简却还在叫嚷,他叫的更急了,如果他现在是人形,那么在场的众人就可以轻易看到他红透的眼圈,可惜他是龙型,所以众人只能看到一只疑似震怒中的肉食恐龙。 「等等,你说要我把你的肚子剖开」心虚之后,忽然听清了简的话,乔安医生扶了扶眼睛,不敢相信的上下打量着简,颤声道,「亲爱的小宝贝,难道……难道你怀孕了?怀孕的是你?你要剖腹产?」 「啊啊!你在说什么啊?我把亲爱的吞到肚子里去了!」声音更大了,简焦急着,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快!快!快! 昨天,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倒下了,为了不压到亲爱的,他用最后的力气张开了嘴,想把亲爱的放到嘴里,然后…… 然后记忆就没了。 醒过来的简没有看到胡不归,有的只是证明昨天的一切不是梦的碎成N段的绳子,以及同样碎成N片的胡不归的外套(就是胡不归离开前穿在赤条条的人形简身上的那件)。简单的证物让简做出了简单的推理—— 他倒下了!他倒下前把亲爱的吞进去了!他吞进去就晕了忘了吐出来了…… 简第一次如此害怕,他知道自己消化的速度有多可怕,他平时很为自己强壮的消化系统骄傲,这代表他能够比同类更快的将食物转化为能量,最终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可是现在,他却恨死了自己的消化系统! 虽然他喜欢亲爱的喜欢到了想要把对方融进自己血液再也不分开的地步,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吃掉他,见不到了!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么? 不!他不要! 即使不能做爱,不能繁育,可是他还是喜欢他,他想要和他在一起,两个人亲亲热热的住在一起,亲爱的每天给自己掏掏耳朵剔剔牙,然后窝在一起睡大觉,就是他想到了一辈子最幸福的方法。 他宁可自己死也不要自己再也见不到他! 惶恐到极点的简开始拼命想要呕吐,想着下一秒就可以把胡不归吐出来,混着一堆胃液还有没消化的恐龙骸骨,胡不归咳嗽着滚在地上。 「你这头笨龙!又吃肉不吐骨头了……」亲爱的一定会这样说吧? 明明知道自己随时可能不小心做出伤害他的事情,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因为这原因而疏远畏惧自己。 可是没有,他什么也没有吐出来,被强迫做了不适合的运动,胃痛的厉害,可是痛的更厉害的是自己的心脏! 没了主意,简火速来到医院,他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人把自己剖开。 乔安医生却完全没有照做的打算,就在简决定换另一家医院的时候,乔安医生拉住了他,拍片子,用事实告诉他他什么也没有做,他的胃里没有一个叫胡不归的人。 「会不会……已经消化了……」简呆住了,大滴的眼泪掉出来。 挥手示意室内好奇的护士退下,乔安拿了手帕递给简。 「没有,你什么也没有做。」这句话似乎让简高兴起来,抹了抹眼泪,简有点不好意思的站起来,「你说的对,是我太莽撞了,搞不好是亲爱的出去散步了,我要回去准备早餐的食材,先走了。」 「你找不到他的。」 就在简重新振作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乔安医生再度开口。 「他离开这里了。」 「这里?」简回头。 「嗯,他离开你的洞穴,离开这个星球,回了自己的星球。」乔安医生扶了扶眼镜,看到身子开始颤抖的简,他忽然觉得自己做了很错误的选择。 尊重胡不归的意志固然没错,可是他忘了事件的另一方——简。 自始至终他都忘了简的意见。 「是我的错,没有你的意见参与下,只聆听一方的意见,送他离开了。」忏悔一般,乔安医生说出了几天前和胡不归之间的对话,最后说到了今天凌晨的送行。 简静静听着,他努力在听,可是又仿佛什么也听不进去。 离开了。 脑中只剩下这三个字,他想到了胡不归最近的些微改变,想到了最后胡不归对自己招手时候的温暖微笑。 他一早就决定离开了么? 乔安以为简会勃然大怒,以为简会在盛怒中撕裂自己,以为…… 可是以上的假设统统没有。 他说完很久,简才重新低声说话:「他没有错,这里不是他的老家,他想回去也是应该的……」 简站起身,对乔安医生鞠了躬,说再见,然后摇摇晃晃的飞出去,他飞的那样不稳,甚至途中掉下来一次,乔安医生知道简现在心里已经非常混乱,混乱到连本能都忘了。可是即使这种状况下,简还是没有对自己暴怒。 原来,简早就长大了,在他们为他担心的时候,他早已悄悄长大了。 乔安医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第二次飞着飞着掉下去的时候,简没有再次起飞,维持着狼狈的姿势,他不动了。 这是他和胡不归之前飞过的山谷,那个时候的胡不归很快乐,骑在他背上大叫,看起来真的很快乐。 不过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原来他根本不是恐龙,只是莫名其妙来到这里的外星人。 一开始看到他的时候,他是那样警戒,他很害怕吧? 天空掠过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和他一样的塔卡斯,一瞬间,他以为看到了过去景象的重播,可是那道和自己极像的身影上却没有胡不归的身影。 从远处而来的塔卡斯看到地上的简,降落,翅膀温柔的拍了拍简的后背。 「亲爱的,我听乔安医生说了,他要我们看看你。」科尼——刚刚飞来的塔卡斯开口。 「虽然这么说你可能不开心,可是他不是恐龙,你们不适合在一起的,你们……不太合适……他在这里,太辛苦了。」一反平时的大呼小叫,科尼现在的举动非常符合一位温柔母亲的身份。 他平时的轻松只是因为老公和儿子都太过严肃,他只想要他们轻松一点。特别是他们唯一的儿子,他一直希望简开开心心的,而不是现在这样沮丧的样子。 「乔安医生和我们说了,你现在可以化形了,你屋里的衣服碎片应该是你化形时候撑破的,你晕倒前,大概是为了不压到那个孩子变成人形了,然后……然后那个孩子将自己的衣服穿在了你身上,你没有伤害他,你应该骄傲,出于对对方的保护而并非情欲变身,可是大部分恐龙做不到的事情。你真的很喜欢他。」 科尼说着,用翅膀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那是一种很坚实的抚摸,和胡不归能给他的那种几乎察觉不出来的抚摸完全不一样。 是的,完全不一样。 亲爱的力气很小,他的抚摸轻到他几乎察觉不出来,可是每次他的手在自己皮肤上掠过,都是幸福的感觉。 他喜欢他,一直会喜欢他。 从前他从来不觉得寂寞,原来那只是因为他从来不知道不寂寞是什么感觉。 妈妈说恐龙应该和恐龙在一起,他和他在一起是不对的,所以胡不归必须走。 他知道这里不是胡不归的故乡,他想要回去。 他也知道这里不适合胡不归居住,他是如此弱小,自己一根指头就能把他按死。 可是他还是想要他留在自己身边。 他不要别的恐龙,他就要和他在一起,他弱小没有关系,自己足够强大,绝对可以保护他。何况他只是看起来弱小,他很剽悍,还弄哭过自己。 他比他聪明的多,他教会自己很多东西。 可是自己很笨,自己到现在还没有办法发好他名字的音。 他会烤很好吃的肉给自己。 他会给自己掏耳朵。 他从来不嘲笑他。 可是他走了,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不会他那里的文字,写信都没有办法,何况根本没有到那里的邮差。「妈妈,不行,我想他,想得厉害,怎么办?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么?我这里好疼……」 科尼看着儿子,眼里有着无奈,半晌,他摸了摸儿子的头顶,他见胡不归经常这样摸简的头顶,每次摸完之后,简总是很高兴的样子。然而…… 「不是那样的,他不是那样摸我的……」简的声音却颤抖了。 科尼惊讶的看着儿子,从小到大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的儿子眼里现在盛的,却是满满的眼泪。 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简的眼眶滚落,简紧紧闭上了眼睛。 宇宙另外一端的胡不归洗好了脸,不太好意思的找邻居家的女孩问了消除眼肿的方法,在对方同情的目光中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眼膜,敷了一夜,果然好了许多。 回到他就职的医院,同事的大呼小叫很快让他明白了这段时间的始末。 那时,非洲那边接机的人想当然没有接到胡不归,然后医院这边又没有接到胡不归任何消息,警方一搜索:胡不归竟然人间蒸发了! 事情闹了好些日子,这才刚刚平息一点,胡不归却自己回来了。 对于院方、警方的问题支支吾吾,大概是他红肿未消的眼角起了作用,对方倒也没问的很紧迫,不过大有等他恢复、秋后算帐的意味。 家人听到他回来,纷纷过来看他,不止外地上班上学的弟妹,就连他那对长年不见身影的父母,也不知道从地球上哪个椅角旮旯赶来了。 「回去看看你爷爷,他很担心你。」父亲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只这一句话,胡不归泪如泉涌。 他一开始一直犹豫,可是因为这一句,他彻底明白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他有家人,他的家人担心他。 只这个理由,就够了。 可是他担心简,他想艾格,这份心情,又该怎么办? 自己的选择和心情矛盾的时候,该怎么办? 没有使用医院划给他的假期,胡不归直接投入了忙碌的工作,如今的胡不归,要身材有身材(做烤肉锻炼出来的),要身高有身高(号称一米八实则一米七九七),医生的工作听起来又满称头。 再加上神秘失踪过程之后多出来的那点让人心痒的神秘特质,之前一直有点好感的对象主动和他告白不说,还多了很多其他仰慕者。 如果是之前的胡不归八成很高兴,可现在,胡不归对此完全没感觉。 他过得充实,可是充实的也仅仅是他的日程表罢了,他的心,是空的。 他抱过邻居家的小孩,可是那些小孩只会流口水鼻涕,比艾格差远了。 他被之前有点好感的女人拥抱过,可是对方柔软的手臂就像藤蔓,完全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坚实而安全的感觉。 他越来越瘦,之前好不容易练出来的肌肉慢慢萎缩了下去,下巴也削出来,倒是因为常常喝酒买醉,消失好久的啤酒肚又回来了,所有人都能看出他的不对头,最后院方强迫给他放了大假。 回到家中,正为没有工作而多出来的空闲时间发愁,老妹却携带着暑假作业驾到。 于是生活又开始围着妹妹转。老妹是典型的时不少女,运动就是逛街血拼,娱乐则是电视上网。 他被妹妹逼着一起看了好多从来不看的电视剧,各种题材,动脑筋的侦探片,动眼睛的动作片,还有动感情的爱情片。电视上的男女爱的死去活来,胡不归却越看越困惑:他是爱上简没错,可也没这么折腾啊?难道他对简的感情不是爱? 他把自己的症状换成某某某和老妹描述了一下,然后问出自己的疑问。 「那样子的当然也是爱啦,啧!爱了就跑,还把原因归到家人朋友身上,真是虚伪闷骚!」老妹翘着二郎腿作出结论。 「闷骚」胡不归听到个不知道的词,立刻虚心请教。 老妹斜了他一眼,闲闲道:「就是你这样的。」 差点以为被看穿了心思,胡不归装模作样喝了一口水,又陪着老妹继续看电视,看到片中的女人为了家人忍痛离开悲痛欲绝的恋人,老妹一个巴掌拍到桌上。 「虚伪!闷骚!」 胡不归吓得小肝颤三颤。 「我、我觉得她做的挺好……她家人都是正派人士,对方乃是魔道教主,实在不配……」 「那个笨蛋!她那样子,就算回去了也不开心,真是她亲人朋友看到她那死样子会开心么?还不如和那魔头私奔,让家人朋友心里骂她精神的活着,顺便还能为武林铲除一大魔头,大功一件!我要是那女人,就立刻修书一封,带上银子票子和那男子私奔!」 「可那女人的爸妈都年纪大了……」 「呸!她爸妈成天高来低去武林里叱咤风云的那一对么?看着比她还能多活几十年那!何况那女人还有一堆弟妹,养着好看啊」老妹声音越来越大。 「可是让弟妹照顾父母岂不是责任推卸……」胡不归声音越来越小。 「照顾父母本来就是每个子女的责任,根本不存在什么替代性好不好老哥,您老大作久了,脑筋秀逗了?老妈不是说过:养孩子第一个是新鲜,是玩具,养着玩顺便当佣人照顾后面的孩子,第二个是投资,等着增值的,第三个是追加投资附带保险功能,用来防老。你不过是老妈图新鲜生下来的儿子,给她做半做马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想开啊我才是老妈的保险,明白不?」 一颗花生被妹妹雪白的手抛起,准确落入胡不归口中。 被妹妹的话哽的无言,电视剧片尾曲适时响起,胡不归这才灰溜溜回卧室。重重躺在床上的胡不归有点生气,又有点解脱。当老大当得这么累还不讨好,真他妈的失败!自己要像伺候门外那个一样伺候简,简早就感激涕零了! 于是又想起了早就下定决心遗忘的人。 门外老妹开始大声的放歌,一边放不算,还一边扯着破烂喉咙唱。 歌不难听,闲着没事的胡不归于是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静静听。歌词是这么唱的:只有你和我有关,其他的我都不管。怎么可能?我还有老妈老爸老弟老妹要顾,以后还要娶老婆生孩子,和我有关的人太多太多,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管?虽然……虽然门外这个已经明确的说我多管闲事了。 全世界上你最好看,眼神最让我心安。开什么玩笑?简那个家伙要是好看的话,世界上就没有丑八怪了,我要是觉得他好看,那才是我眼睛抽筋,不过……不过那家伙变成人形的样子貌似很不错看……真的不错看…… 全世界你最温暖,肩膀最让我心安。想到窝在简臂弯中时候的安静温暖,胡不归无语。 这样恋着多喜欢,没有你我不太习惯。自己现在这种感觉……是否就叫不习惯? 这样恋着多喜欢,没有你我多么孤单。是了,每个没有酒就睡不着的日子,那种寒冷的感觉,原来就是孤单……傻傻望了你一晚,怎么看都不觉烦。这句话听起来很傻,可是那个晚上,自己不正是这样么傻傻的盯着简,看了一整晚,非但不觉得烦,还埋怨老天亮的太早。 没有你我怎么办,没有你我怎么办?到这里,胡不归的耳中再也听不见什么,被子拉上来,盖住头,胡不归没出息的躲在里面哭了。 他想回去,想要和他的魔头海角天涯,可是,他现在却怎么也回不去了。 他该怎么办? 傍晚,没精打采的胡不归被老妹砸起来做晚饭。 好像没有看到他红肿的双眼似的,老妹只是指使他做这做那,比平常还过分,竟然一口气点了七个菜!一边切着葱头一边流眼泪,胡不归恨恨的咬着老妹的名字。老妹的声音却忽然石破天惊从客厅传来。 「噢噢噢噢!大哥快来!快来啊!」 没好气的抹着眼泪却不小心把葱头碎末抹进了眼睛,胡不归淌着眼泪跑出来。 「干什么?给我找块毛巾……」 忽然,他不说话了,电视上的画面让他彻底震惊了! 「恐龙!恐龙啊!」老妹抓狂的尖叫在他耳旁炸起一个大雷! 胡不归张大嘴巴,手里的菜刀一下子掉在地上,砸到自己的脚趾也没吭一声,倒是妹妹被他吓坏了,慌张把他推到沙发上脱掉袜子,胡妹妹一脸焦急的打着哥哥的脸。 「大哥!你没事吧?我不该叫你的!明知道你最怕恐龙!该死了我!都怪我小时候非拉你看那啥啥侏罗纪电影……可我不知道你那么胆小啊!谁让你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镇定嘛!我哪知道你那晚上吓得哭了一晚上啊……」 老妹的揭短被胡不归的耳朵一概过滤,胡不归的眼中只剩下新闻上那个身影:是简!不会错的!是简! 播音员最后提醒居民外出注意安全,发现可疑目标立刻报警。然后新的新闻滚入。 楼下有警笛经过,一切的一切,都说明那不是梦。 「不是梦!」胡不归腾的站起来,光着还没穿袜子的脚跑到阳台,扯开嗓子大吼,「简——」 简的声音拉久了,就成了「贱」,四周的邻居立刻纷纷开窗,「喂!哪个不长眼的,骂谁呢?!」 胡不归灰溜溜的缩回客厅,心跳却再也无法平复,他心里又惊又喜,然后就是害怕,新闻都播出了,那个……万一那个什么国家安全部门的特工出动了怎么办?那啥啥镭射武器,那啥啥导弹……简一个小恐龙,挡得住么? 胡不归于是开始急的团团转,他想要冲下楼,却被妹妹拦住了,妹妹以为他是害怕恐龙,难得温柔的安慰他,手握棒球棒猛拍胸脯,说一定彻夜不睡守大门,以扞卫老哥的安全。 妹妹的举动让胡不归觉得好笑又好气,自己在她眼里就那点胆子?他可连恐龙的牙都拔过! 夜里,窗外飓风。 正要关窗,黑暗中,一只冰冷的手忽然攥住胡不归的手腕,刚想要大叫,忽然…… 「亲爱的……不贵……」黑暗中,低沉的声音幽幽道,月光下,对方的银发与银色瞳孔交相辉映。 胡不归于是笑了,扯住对方长长的银发将对方拉起来与自己接吻。 「是不『归』才对,笨蛋!」 门外的胡家妹妹手握棒球棒口流口水睡得香甜,她要防的人物却没有走门偏偏走窗,她老哥的安全是没问题,对方要的却是她老哥的贞操。 第二天胡妹妹醒来,空荡荡的老哥卧室里,上书「私奔去也」四个大字的纸条飘啊飘的嚣张。 不明所以的胡妹妹想了想,更加嚣张的笑了。 靠在简的背后,看着对方专注驾驶航母的胡不归感到幸福,看着一边看书一边悠闲驾驶航母,不时还蹭过来亲亲自己的简,胡不归感慨。 「我都不知道你还有航母驾照,你们那里原来还有恐龙尺寸的航母啊!」 又凑过来舔了胡不归一口,简幸福的说:「是有恐龙尺寸的航母不假,不过那个太大我偷不出来啊。而且我没有航母驾照,那个很难考的,很少龙才有。」 「啊?!」胡不归闻言愣住,他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几个不该有的字眼,「所以……」 「所以我这是无证驾驶啦!」简的声音甜蜜,和他低沉的音质完全不符。 胡不归一下囧掉,腾地站起来,双手用力将简的头扳正看向前方,「无证驾驶你还敢一边驾驶一边看闲书?你不要命我还要啊!」 「不行啦!我看的……我看的就是驾驶说明书啊……不能不看……」 「你、你这是违法啊!」胡不归词穷。 「那个……那个……我还未成年,法律没法追究的……」声如蚊蚁的,是简的声音。 未成年? 听到这个词,胡不归囧了,彻底囧了,呆若木鸡站在一脸甜笑看着自己的简身前,身子慢慢软下去。 简弯下腰,担心的推推他,想把他扶起来,胡不归却赖着不起来,靠着简肌肉坚实的小腿,胡不归叹口气,「切!不就是无证驾驶么!不就是拐带未成年么!老子还被未成年拐带了呢!喂!你给我好好看着前面,干得好,回去就做爱。」 不理会简听到他话之后的反应,胡不归哼起了歌,哼的正是那天门外的歌,他忽然想起了那天那首歌的结尾,似乎是这样唱的: 答应我别再分散,答应我,别再分散。 好吧,只要不再分散,那么,去哪里、如何去,都是一样的了。胡不归闭上眼睛,单手放在自己这几天灌酒灌出来的啤酒肚上,他有点累了。他想要补足精神,然后着陆的时候在第一时间和身旁这头恐龙做爱,清醒的做爱。 靠着对方的腿,胡不归安心的睡着,他的掌下,那个微微凸出的「啤酒肚」上,如果此时你拿着听诊器去听的话,就会听到微弱走调的《恋着多喜欢》。 于是,预先恭喜胡同学:再度胎教成功。 ——全书完——

西宫好美新新影院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